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约炮经历的前三甲哦
约炮经历的前三甲哦

约炮经历的前三甲哦

先自我介绍一下,本人今年38岁,身高1米7,体重68公斤,丰满熟妇,受过高等教育,有个10岁的女儿,在一外贸公司任职。去年被单位派驻北方某市一年,约炮42个人,年龄都比我小,最小是94年生。最大感慨是年经小伙的口味比我想像的重,像我这把年纪,青春不存,苗条不再,却非常吸引他们,几乎有了第一次,都想约下一次,与利益无关,纯属鱼水之欢,这是我最黑暗的秘密,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,如果你曾与我一夜或几夜风流过,就会心一笑吧,不要试图来找我,我已经回到原来的城市,过平静的生活,你们是我记忆中百感交集的风景,祝你们过得比我好!我想在这里把我印象深刻的炮友写下来,我会排名次,前三名至今都让我回味,销魂的感觉记忆犹新。幸运的是,42个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渣,都很尊重我,不勉强我做什么,没有一个人偷拍照片,做那种敲诈勒索的无德之事。今天就写到这里,因为要辅导女儿功课,来不及写第一个约的人,下次来更新。PS:因为工作忙,以及照顾小孩,我只能不定期来更新。祝大家马年大吉,万事顺心!
在讲述具体的约炮经历之前,先随意谈点感想,如果大家愿意听的话:去年初来异地,人生地不熟,夜晚有些孤寂。我是属于闷骚型,气质端庄,温文尔雅,浓郁的良家气质。我在原先生活的城市,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从未出轨过,但是万万没想到,到了另一个城市,我才发现自己深藏的一颗荡妇心。所谓荡妇,我的理解是纵容自己的欲望,抛却伦理道德,没有用理性约束自己而已。若有坏心,那便成了蛇蝎美人;若有所图,那就成了交易,这些都与我无关。用女权的观点来看,我支配我自己的身体,与他人无关。我喜欢人与人之间纯粹的关系,炮友比情人这个称谓更加干净利落,男欢女爱,不影响彼此生活。床上,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;床下,我们形同陌路。所以,我不会和熟人约炮,也不会花钱买性,我们贪图的只是彼此的身体,柔情的抚摸,温暖的怀抱,激情的抽插。原始的欲望面前,我们是平等的。宗旨是安全第一,基本上都用套,所以至今我没有流产过,也没有任何暗疾,这是成熟女性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。
第一次约:遇到“蛋疼弟”
刚去异地不久,饮食什么的都不习惯,心情有些低落,再加上有个加拿大客户,出尔反尔,让我非常烦躁。我上QQ找老友聊天,无意中发现 有个漂流瓶的东东,之前从来没有玩过,不知道有什么用,就点开捞了个瓶子,是个交往瓶,上面写着:本人88年生,身高1米85,体重75KG,最近非常寂寞,想找个情人。我首次玩漂流瓶,觉得好有缘份,后来捞多了,才知道这样的”缘分“数不胜数,我试着回复了一瓶子,说独自在这个城市,也寂寞什么的,还说了年龄。他回复:我就喜欢熟女等等。我在熟女的年纪,当时有了少女般的激动,心想好巧,还遇到了”熟女控“。
其实在42个炮友中,真正的熟女控很少,这里我对熟女控的定义是:只喜欢熟女的人,而多数口口声声喜欢熟女的人,大多是没有尝试过的好奇之人,或者是老幼妇孺,概不放过的饥渴男。那时的我没有任何约炮经验,只觉得好巧,不可思议的缘分。正好当时很郁闷,就和他线下见面了,他提议去吃必胜客。我这样大洋马身材的熟女,一向吸引矮小瘦瘦的男生,对这个1米85的男生,心中很是忐忑,一时都不敢上前和他相认。他电话催促良久,我才现身,华灯初上,热闹的马路上,我局促不安,紧张得有些发抖,他说打的去必胜客吧,我说好的,上了出租车,没说什么话,气氛有点尴尬。
在明亮的餐厅,我和他聊得还不错,我比较善解人意,知识面广,又活泼健谈。我说我来请吧,他不同意,执意他去买单。结束后,我不知所措,他说我们去开房吧。看着他诚恳的眼神,我虽然很害怕,但还是跟这个陌生人去了宾馆。我喜欢黑灯瞎火,比较放得开,洗完澡,灯一关,他就扑了上来,像只熊,我心想如果我是个骨感美人的话,可能会被压得骨折,幸亏了丰满有弹性的体型。容不得我害羞和犹豫,他就褪去了我的衣裳,嘴里还说着:让我好好爽一爽,我提醒他要戴套,他拿出杜蕾斯,不知怎的,我听到他一声惨叫,吓得我立马起身,一看究竟。他苦着脸说刚才戴套时不小心,套子一拉一弹,正好打到蛋蛋上,疼死了,然后就不举了。太丢脸了,这次做不了了,他沮丧地掩面。第一次约,居然遇到这种情况,“蛋疼"这样网络上经常看到的自嘲的事,竟真实地发生在我面前。我一时说不出话来,不知要安慰他,从头再来,还是默默地睡去。
过了一会儿,他电话响了,估计是他发短信喊哥们打他电话,他好脱身,一夜都不能举,睡在我身边,岂不特伤自尊?他迅速地穿衣,临走时对我说,你好好睡一觉,明早你拿那单子去退房就可以了。唉,我和他道别,早上退了房,后来QQ上我说要把退房时拿的押金还给他,他说不必了,给你女儿买些吃的吧。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第一次的约炮,出的状况,总比枪走火打中脑袋好太多了。我觉得,他是一个善良的人。想起卡赞的电影《欲望号街车》里的最后一句台词:无论何时,我总是相信来自陌生人的善意。
二、长得像铁臂阿童木的“迷你弟”
这个“迷你弟”还是漂流瓶捞来的。粗粗统计下来,我发现前三名的炮友都是微信上认识的,而好几个功夫不行的都是来自于漂流瓶,一度我对捞瓶子心灰意冷,而且还非常困惑:既然你不行,干嘛还要出来约,不是让前来赴约的女狼败兴而归嘛。后看到一狼友的心得,才多少明白了一些。这位狼友的经验就是一个字“骗”,说自己多棒多屌,骗上床就由不得她了。问题是上了床,你表现一塌糊涂,先天不足,后天也不努力,让约炮的女狼悔得肠子都青了,那是万万没有“回头炮”了。时隔一段时间,一时心血来潮,我又去捞瓶子,竟然捞到一个体力最佳、时间最长、次数最多,综合排名第四名的瓶友,这才让我对瓶友的印象有了改良。这是后话,以后会专门来讲述。不管用何种工具,运气的成分都是不容忽视的,炮友也讲缘分,但不是每段缘分都能让你心旷神怡罢了。比如这个迷你弟。
迷你弟个子不高,但发过来的照片上,他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使他看起来很卡哇伊,令我心里一动,想起了小时候看的铁臂阿童木。和他约的时候还处于约炮初级阶段,直接就去宾馆房间见了,事后想想非常有风险,幸亏“迷你弟”不是坏人,而且照片是他本人。新闻上经常有不良分子拿他人照片冒充自己照片,出来骗炮,各种图谋不轨。约炮机遇和风险是并存的。
我一进房间,看到阿童木穿着秋衣秋裤,安详地坐在床上看电视,好像陕北窑洞里坑上的老大爷,怎么这么老派呀?他一见我,笑得很灿烂,积极主劝来拥抱我,然后我一摸他下面,心凉了半截,勃起状态的JJ如此袖珍。我不愿用“牙签弟”来形容他,因为这种称谓太刻薄,用“迷你弟”比较恰当,虽然小,也许还很可爱,如同我喜欢的车:Mini Cooper。但“迷你弟”爱爱的风格是慵懒,他要我在上面,这是OK的,可是老是要我在上面,我挥汗如雨,他不停地说着:“真舒服,好舒服,太舒服。”我忍不住用《甄嬛传》里的话来揶揄他:“这真真是极舒服不过的。”他听了乐坏了:“太对了!”可是他的袖珍JJ一点儿不能让我舒服,我没有什么快感,单方面的劳作,单方面的欢乐,我满眼都是泪呀。他还射了两次,我体会到失足妇女的劳动量。迷你弟呀,你不懂“出钱不出力,出力不出钱”的道理吗?唉,全当去马场骑了一回马,锻炼身体了!后来他多次约我,我都婉拒,一直没有告诉他真实的原因,以后他自然会懂的。
三、性感小处:最舒服的怀抱
有一天晚上睡觉前,突然有人打招呼,是微信上附近的人。我点开一看他的头像,第一印象并不好,是一个赤裸上身的男生,暖色调的光线下,面容看不清楚,但站姿和身材是非常不错的。我并没有加他,我以为他是鸭子。但他持续地打招呼,我说我不找鸭子,请绕道。他打出一行字,让我吃了一惊:“姐,我不是鸭子,我还是处男,求破。”神马?倒三角的身型,宽宽的肩膀,厚实的胸膛,他的姿态相当性感。他说他放了这张照片以后,没有女的和他打招呼,吸引的全是GAY,而他只爱女人。一番交谈之后,我确信他是小处,我的感觉一向敏锐。那天室内暖气坏了,我觉得特别冷,看到暖暖光线中的他,突然就有了一种见面的冲动。
约好在住处附近的便利店门口见面,离他十几米远的时候,我就一眼认出他。他穿着黄色的羽绒服,厚厚的衣服遮挡不了男模般的身姿,我心如撞鹿。他是山东人,讲话直率地让我瞬间受了内伤:“我想过了,谁破我处都无所谓,只要不是失足妇女。”帅弟呀,你这话让姐姐我情何以堪?我成了非失足妇女的代表,突然就有一种Nobody的感觉,轻若鸿毛。我可以是西施,也可以是如花,既可以是豆芽菜,也可以是葱油饼,我的个性、魅力统统是Nothing. 有种后现代的荒谬感,意义被消解,成了碎片。一阵冷风吹来,趁我脑袋快冻僵的时候,他一把抱住我,多么舒服的怀抱,我停止了思考。
抚摸、亲吻他都很老到,之前他谈过女朋友,只不过没上三垒而已。前戏过后,他开始提问了:“姐,我该插哪儿?”明显是在卖萌,我不相信他没看过日本爱情动作片,清晰的无码教学,竟然还不知道洞口?我拒绝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。他“艰难”地摸索到了洞口,他的JJ不粗,长度中等偏上,插入的动作十分笨拙,节奏混乱,还有着轻轻的颤抖。他比我想像的要持久,我刚想表扬他,他突然停住了:“我去,膝盖磨破了。”我立即翻身从包包里拿出创口贴,什么叫未雨绸缪?这就是!!!!
考虑到小处的膝盖伤情,先后采用了我在上、在侧、站着等姿势,顺利地完成两个射程。我问他破处的感受,他低沉地说:“比自撸累多了。”我轻轻拍了拍他:“慢慢来,熟能生巧。”他点点头。然后他平躺着,我俯卧到他身上,他用双臂紧紧地抱着我,我惴惴不安:“我是不是太重了?会不会把你压疼?”他温柔地笑着说:“不会的,我很强壮。”我像躺在宫崎峻片中的龙猫身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
时光一点一点流逝,我一天天变老,有一天我会忘记你的样子,但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寒夜你给我的最舒服温暖的怀抱!